不扫码

《[综+东京喰种]穿成太宰治的忧郁人生》by鱼危 第一章

吹爆!顺便催一波更。【不报任何希望的催更】

鱼危:

★作者:鱼危


★微博:鱼危


★cp:有马贵将x太宰治


★主角是穿越者,外表参考文豪野犬里的哒宰先生,可视作平行时空。


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○●


  第一章


  


  他穿到这个世界二十二年了。


  


  与许多穿越者、重生者一样,他写了很多这里没有的作品,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大文豪的名声与地位,换取到可以大肆挥洒的金钱。


  


  他给予了别人很多精神粮食,唯独自己内心变得空洞起来。


  


  日复一日的等待。


  


  穿越最初的热情逐渐冷却麻木。


  


  他出生于日本五所川原市金木町,家世显赫,父亲津岛原右卫门曾任众议院议员、贵族院议员,同时经营银行与铁路。母亲体弱多病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“传言”去世了,他从穿越起就是在姑母和保姆的照顾下长大的。


  


  “津岛”这个姓氏很普通,但完整的名字“津岛修治”,在他的前世就耳熟能详了……不,与其说被大众熟悉,还不如说他的笔名被宣扬得更广。


  


  他就是太宰治。


  


  一个热爱自杀,总是把殉情对象坑死,自己苟下来的男人。


  


  不管作为前世现实里的太宰治,还是前世动漫小说里的太宰治,这个人无疑是一个不会泯然于众的存在,优秀的人在哪个世界都能闪闪发光。


  


  穿越之初,他就发现自己的外表像极了《文豪野犬》里的太宰治。


  


  棕色的毛茸茸短发,鸢色的眸子,脸蛋比正常男孩子要精致可爱,皮肤白皙,小时候就能窥见几分长大后惹是生非的模样。


  


  可是——


  


  这个世界没有异能力。


  


  换句话来说,他空有太宰治的皮囊,却没有对方跌宕而精彩的一生。


  


  说他当年中二也好,犯傻也好,他确实是在等着自己在命运的安排下加入港口黑手党,接受森鸥外的教导,成为一个懂得人心又能够被前世漫迷们爱着的人物。普通人的一生太过短暂平凡,他想要为了自己轰轰动动地活一回。


  


  一直到二十二岁,他也没有等到带他加入黑暗世界的港口黑手党,没有等到教会他走入光明的武装侦探社,更没有等到一个名为中原中也的作家在酒宴上怒骂他“花青鱼”,他所认知的一切都被现实打破了。


  


  他看似拥有了很多,却失去了上帝为他谱写的“命运”。


  


  都说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,但是他被困在名为太宰治的牢笼里,隔着笼子也触碰不到渴望的精彩世界岂不是更加可悲?


  


  好吧,他今天又忘了去看心理医生。


  


  想了这么多,其实就是一个轻微抑郁症患者病情加重后的反应。在出版社的疯狂催稿下,他极度脆弱又忧伤的神经提出强烈的抗议。


  


  不想写了!


  


  他要学隔壁的漫画家,出门采集灵感,没钱再回来!


  


  座位上,右眼绑着绷带的青年突然丢开笔,眼中闪过精光,他身手矫捷地拉开窗户,要从二楼的房间逃出去。


  


  “太宰先生,求您写完序言再跑啊!”


  


  一名膀大腰圆,留着中分头的出版编辑抱住抱住太宰治要跳窗跑了的腿,双臂肌肉鼓起,用力哭嚎的程度可以震动整个出版社。


  


  翔英社里的所有社员都身体震了震,在办公室外小声议论起来。


  


  “太宰先生又想逃稿了。”


  


  “几年前能够一口气写五六篇小说传记的太宰先生,怎么越来越咸鱼了?”


  


  “唉,太宰先生宁愿教别人写,也懒得自己写。”


  


  “没办法,翔英社的顶梁柱就是他了。”


  


  “这次的作品是什么?能不能让我先睹为快?等等……怎么听上去有点画风阴郁,以前的心灵鸡汤怎么都变成了毒鸡汤?!”


  


  “太宰先生已经不卖鸡汤了,将就着喝吧,希望这个题材能过审核。”


  


  在门外的声音下,太宰治卡在窗户口跑不掉,咳嗽一声,打断了外面那些看热闹的家伙的声音。“安浩,我要找心理医生积极治疗,争取早日康复。”他腿努力抽了抽,没有能从出版社的社长为自己分配的肌肉男编辑手上逃掉。


  


  岂可修。


  


 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位身娇体弱的作家!


  


  他的出版编辑,上条安浩发出哭泣声:“您上一回、上上回也是这么说的!”


  


  太宰治无可奈何地坐回了位置上,面前的书桌上摊开着一本印刷的样品,封面底色是黑色与血色的交织,这是他即将出版发售的一本新作品。


  


  《人间失格》。


  


  本该是平行时空39岁的太宰治所写的作品,被他一时的新鲜感弄了出来。


  


  写出来后,他就有点后悔了。


  


  不说人生阅历是否达标,这部作品的确反应了太宰治的心理状况,乃半自传的形式讲述了一个消极主义者的思想。


  


  这是应该在他死后,或者不想活了的阶段公布出来的作品。


  


  太羞耻了。


  


  希望别被人看出是他的内心。


  


  太宰治摇头叹气,决定稍后就去找一个可爱的小姐殉情。


  


  提起笔,他在上条安浩期盼而好奇的目光下,一气呵成地写出了最适合《人间失格》、同样最适合他的一句话留在序言上。


  


  这非太宰治所写的话,但是世人早已认可这句话形容的是太宰治。


  


  “……”


  


  一瞬间,文字的力量震慑住了上条安浩。


  


  堂堂一个八尺大汉直接对着这本书的序言发傻,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。


  


  犹如六月天的一盆冰水泼下,又像是面对了极为惊讶又天造地设的一句话,头皮发麻,身体从神经末梢传递的颤栗情绪。


  


  “我走啦,这个月我要去采风,别来找我。”太宰治对他飞了一个桃花眼的笑意,迅速收拾桌子上自己的物品,逃之夭夭,黑色的风衣划过一道弧度。


  


  办公室里,其他出版编辑闻风而来,挤在了桌子前。


  


  “太宰先生写了什么?”


  


  “哇!”


  


  “有点、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,很微妙,作为序言真的是太令人惊讶了。”


  


  “太宰先生果然该吃药了。”


  


  “不!我觉得这句话可以作为出版的主打宣传语!”


  


  “文字蕴含思想,那位太宰先生的心思真是海底针,让人捉摸不透呢。”


  


  不到一会儿,出版社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太宰治临走前写给自己的书的序言,为对方充满个性与压抑的笔锋而叹服。


  


  那是一句可以载入大文豪个人介绍里的名句。


  


  “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”


  


  ——《人间失格》。


  


  ……


  


  头顶是炎炎夏日,可以晒得人热汗流下。


  


  走在回住所的路上,棕发青年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,面带轻盈愉快的笑意,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上班期间翘班的白领。他微卷的发丝在阳光下贴着额头与脸颊,发尾琥珀色,右眼部位却有刺眼的白色绷带裹住了小半张脸。


  


  这样鲜明的外表特征,也亏得太宰治没有对外公布自己的照片,才没有让自己走在马路上都被狗仔队之类的人盯上。


  


  他浑身极为清爽,滴汗不流,天生就给人一种体温偏低的错觉。


  


  他没有穿沙色的风衣,而是选择了一件到膝盖的黑色风衣,里面是白色衬衫,没有亮眼的宝石领结,只有一根同样黑色的领带。


  


  这样的太宰治阳光又隐约阴郁,与人为善又疏离他人,整体矛盾得让人不敢靠近。


  


  在人群之中,一抹生机勃勃的绿色映入他的眼帘。


  


  太宰治眼睛一亮,灵敏地避开拥堵的路人,脚步一转,他大胆而直接地上前热情地握住了这名女性的手,深情款款道。


  


  “美丽的小姐,要和我一起殉情吗?”


  


  “好啊。”


  


  被他拉住的绿发女孩转过头,脸上没有被陌生人诡异搭讪的困惑,反而流露出浓浓的笑容,看起来可爱极了,十分符合太宰治的审美。


  


  她又补充了一句:“太宰前辈,要上吊还是入水呢?我本人是拒绝上吊的。”


  


  太宰治心情复杂:“……”


  


  他的特殊爱好都广为流传了吗?


  


  太宰治淡定地放下手,软软的小手已经无法诱惑他了,“这样啊,我还是找下一位吧,虽然这个天气入水比较舒服,但果然还是跳楼能让全身一凉啊。”


  


  高槻泉只笑着看他,仿佛在看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。


  


  太宰治叹气。


  


  几分钟后,两人就面对面坐在一家开了空调的咖啡厅里。


  


  太宰治翘着让人艳羡的大长腿,黑色的西装裤比白色更衬托腿型,身体比例极为协调而修长的他,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的姿态撩得女侍者都忍不住直看,恋恋不舍地放下咖啡后才离开。


  


  高槻泉在女侍者走后,微笑道:“太宰前辈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呢。”


  


  太宰治打量着自己同行业的后辈,拖着声线夸赞道:“高槻小姐要是摘下眼镜,换上精致漂亮的小裙子,会更好看哦。”


  


  高槻泉一脸惊讶地摸着脸颊,“有吗?我也很荣幸被前辈邀请殉情呢。”


  


  众所周知,在作家圈子里太宰治喜欢拉美女殉情,能被承认美色也值得开心了。


  


  不过,她要找他还真不是为了殉情。


  


  高槻泉笑眯眯的把一本书放到他面前,打开扉页,还给了他一支笔。


  


  “求签名。”


  


  她双手合十,对太宰治卖萌。


  


  太宰治去看她给的那本书,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,《阴火》可不是一般女孩子愿意看的书,而是他心情最低谷时候发泄般写出来报社的书。那个时候的他刚探清楚这个世界的“本质”,极度消沉和彷徨。


  


  这样的书籍传递出来的思想,必然是他心中最混乱的那一部分。


  


  太宰治一边无所谓地签名,一边撩妹子地说道:“我能问你吗?最喜欢的是这本书里的哪句话?莫非是很多人觉得很有个性的——‘我只想站在比你高的地方,用人类最纯粹的痛苦与烦恼给你一记响亮的耳光’。”


  


  高槻泉开心地拿回书本,吹了吹上面湿润又优美的字迹。


  


  “当然不是呀。”


  


  她的声音陡然一沉,宛如默读与吟唱。


  


  “人类——所谓人类,不过是闹市里聒噪的苍蝇。因此对我而言,作家才是一切,而作品则一文不值。”


  


  那双绿眸饶有深意地盯着太宰治。


  


  “太宰前辈,你的思想太有趣了,第一次发现这么高傲的作家呢。”


  


  “……呃,有吗?”


  


  太宰治的笑容无奈,打了个马虎眼地看着这位过度解读的女性。


  


  高槻泉是与他同在翔英社的作家,在名声方面远不如他,毕竟高槻泉年纪比他小,擅长的又是恐怖惊悚类型的悬疑小说,在逼格上就弱了文艺类型一筹。


  


  “我听我的编辑说,太宰前辈马上有新书要出版了,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?”年仅十八岁的高槻泉正值花季,纤细的手指搅拌着咖啡,也不放糖,鬼才光环加上美女作家的名号让她在男人面前一向无往不利。


  


  显然这次她失败了。


  


  太宰治含糊地说道:“只是一本普通的小说,不值得你期待。”


  


  高槻泉诧异:“太宰前辈没信心吗?”


  


  太宰治侧过头,表情忧郁得让人心碎,“……别提了。”


  


  这本书带来的麻烦,他已经可以事先预料到了,但是作为太宰治,他怎么可以不写“自己”的作品,这是侮辱一个穿越者的胆量。


  


  高槻泉体谅的没有再问,只是单纯作为一名粉丝与喜欢的大文豪聊天。


  


  不久后,太宰治就找个借口遁逃了。


  


  独自一人坐在座位上的高槻泉噗嗤一笑,手指撩过耳边蓬乱翘起的绿发,重新捧起了自己喜欢的小说翻开。


  


  『她在熟睡中面带微笑。有恍惚的笑,侮蔑的笑,纯真的笑,做作的笑,谄媚的笑,喜悦的笑,还有破涕为笑。她一直保持着微笑。』


  


  “太宰前辈,你是我写作的启蒙老师呢。”


  


  小说的世界包罗万象,不分种族,也是她唯一可以放松心灵的地方。


  


  这便是人类的可取之处。


  


  一周后,经过出版社的各种预热,太宰治的新书取得极大的成功!


  


  大文豪的名声突然更上一层楼!


  


  不同于平行时空作品屈指可数,中年就入水狗带了的太宰治,这个世界化名“太宰治”的穿越者津岛修治可是一口气写了很多小说。


  


  这导致在信息化的世界,他的知名度变成了最实际的销量。


  


  一句序言上的话,映入许多受到触动的人眼中。


  


  这是一个没有异能力与超能力的世界,但像是上帝对世界的补偿,这里也有着许多普通人接触不到的领域,拥有着武力高强的人类,以及伪装成人类生活的“喰种”。


  


  喰种对策局,简称CCG,便是处理喰种相关事件的国家承认的机构。


  


  “生而为人……我很抱歉?”


  


  在二十四区CCG分部的办公高楼里,一名白发青年翻阅书籍的动作停留在序言这里,干净的镜片掩去了眼底的一丝怔然。


  


  大概隔了几十秒,他才缓缓移开了视线,去看手中新书的内容。


  


  若无其事。


  


  又像是在心湖留了痕。


  


  这一句话触动的人类很少,但是触动的非人类极多,喰种与人类不一样,无法吃正常食物,以人类为食的他们有的瞧不起人类,有的渴望与人类和平共处,他们在年幼的时候何尝不为自己异类的身份黯然落泪。


  


  生即为原罪,活着就是罪孽。


  


  他们岂不是印证了“人间失格”的话:失去了作为人的资格。


  


  一时间在太宰治自己都不清楚的时候,他有了很多完全不是人类的喰种粉丝。


  


  同时,有一名十二岁的国中生在课间偷偷看着小说。


  


  彼时他还无法理解序言的意义,一眼略过,却也记在了心底。


  


  金木研看见书里的另一句话,微微刺痛了眼睛,瞳孔湿润起来。


  


  『我的不幸,恰恰在于我缺乏拒绝的能力。我害怕一旦拒绝别人,便会在彼此心里留下永远无法愈合的裂痕。』


  


  妈妈……


  


  她也是不会拒绝别人,才遭遇了不幸啊。


  


  “金木!你又沉迷小说啦?”一名同班同学跑过来,从背后勾住男孩的肩膀,笑嘻嘻地去看他手上的小说,“太宰治?不是你喜欢的高槻老师呀。”


  


  金木研抬起平凡的脸,黑灰色的瞳孔清澈腼腆,“我爸爸也很喜欢他的作品。”


  


  八年前去世的父亲,留给了他一书架太宰治刚出道时写的书。


  


  堪称骨灰粉。


  


  永近英良脑补太宰治的年龄,咂舌道:“你们父子全是书迷?”


  


  “看着这些书,有一种和爸爸一起看书的快乐。”金木研小声说道,“英,你再压着我的肩膀,我就要支撑不住趴下了。”


  


  永近英良哈哈大笑地拍着他的后背,把金木研拍得趴在了桌子上。


  


  “你得多锻炼!”


  


  这么弱,简直要被人欺负嘛。